济宁 [切换站点]
热门站点
好店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好店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同城头条  >  文化  >  【鲁艺文学】《一条向上的路》(组诗)——董庆月
【鲁艺文学】《一条向上的路》(组诗)——董庆月
2020年07月23日 16:55   浏览:23   来源:任城发布

【鲁艺】由济宁市作家协会主办大型文学期刊,本栏目稿件均来自《鲁艺》期刊。


《一条向上的路》(组诗)

董庆月


《我是昨天出生》


我是昨天出生,寿命很短

会扔掉很多东西:

有个水蜜桃味的棒棒糖

有一群在操场刚解散的学生

有我的目光在寻找你


有个白发的老人牵着她的老伴

有她乘凉的蒲扇和马扎

有我的生命属于你


有柳树的垂帘,风的巡游

有我们相爱时走过的绿荫的小道

有实中的电瓶车在路上,有我的爱


那一天,我像个悲剧作家

把莎士比亚的悲剧剧本

随身带上,背得烂熟,一个字也不漏掉

我到处游荡,到处上演,走遍全城


夜里,我努力回想自己的青春

可是随着我的死亡,呼吸

又慢又不均匀,我讨厌水蜜桃的

味道和那个忧伤的女人


但一切全部遗忘,扔掉,几乎一切

够啦——她这人值得我

在这种日子里,这种险恶的日子里

加倍给以关心


《实中是间打铁铺 》

实中的秋天,在苹果园上空——

漂浮着;从泛着红光的果实上

我看见了成熟

无数次,青年路的实中从变旧的

日子中出来,寻找被腐蚀,弯凸的铁    

也总有一些铁匠守在炉边

吭哧吭哧地拉动风箱

把通红的炉火,烧得更旺

再奋力高高举起大铁锤——

这个过程有序,缓慢,纯正

像一次娇正,爱抚,重造


我得承认,我是一块生锈的铁

披上一件单衣进入这间打铁铺

我在路上疾行,脸上泛起红晕

后背出汗,甚至躺在它的身边

就像躺在晃荡的阳光里

而缓缓移动着的幻觉

不是眼睛里溢出的芬芳

而是沉锤缓缓拖拽出的声响

我必须做一块烧红的铁

让铁匠们用大铁锤狠命敲打

先变成铁浆,再露出锋刃——

慢慢成为一把刀的模样

当我被拔出剑梢,那声响里

散发出的是我的纯净我的优雅


《谁要回实中?》

我悄悄出现在爱尚薯。又在书店

又在江南蒸包零星出现。偶而

我的侧影徘徊在老车站

或青年路的昏暗街灯下

或者我直奔实中校园。三点一刻

我以趾尖站立在车站,垂柳

浅浅吻过眉,四点三刻

才听见公交车的广播:

到了。实中站就快要到了

在实中,我被喂饱了楚辞和诗三百

只是一直不露声色

每当有人提及实中的旧事和新柳

我便发现我肋间有矛,眼中有梁

喉中有喊不出的诗三百

我想邀请你和我

一起走一趟通透教学楼的小道

从立青树到新柳丰腴的绿

从浅浅的草丛到樱树一抹红

从麻雀衔来的一粒草籽

到浓郁苍翠的蒲草,你能

想像到么,它们都带着

潮湿的记忆,浸透我的肉体

我的灵魂四散,我的碎片撒在这个校园

我知道古楚那个叫屈原的诗人

正走在治国和相思的长短句里

当他思美人兮,一定会

沿着心的方向,拂袖独行

你们一点也看不出我

是被楚辞和诗三百喂大的

我的脚底黏着它不会倒

有谁要回实中?我,

我们一起悄悄出现


《离开泗水,终于》

不管怎么说,我们终于离开泗水

穿过青年路和别的什么路

我们从汽车站分开出发

照例办完手续,车价错开的十分明显

327国道边,柳树歪着身子

这泗水所有的柳树、麻雀、草

和我都歪着身子,像无数个醉鬼

这地方是我们的青春,遗产指南或地图

都无法找到。只有一个记号在青年路标识地点

而衰败的鲜花标识一座坟墓

埋葬我们荒芜的爱、未完成的夙愿

我们回望天际,寻思在那些隐秘的街道

在绿色的实中,我们丢失了什么。

在这里,我的胆怯与每一个人的嘴唇

微红的眼圈,都说着醉话


《在这个城市的青年路》

在这个城市的青年路

那里的人很善良,我发现。


我曾经从青年路的最后一个字

开始,守到现在

把青年路守成雕塑

在这个城市的青年路

我很快就对她特别钟情


只有在青年路的实中

在时间的挣扎中

我才能把燃烧的火焰捂紧

如此贪恋,脑子里只有爱,爱

在这个城市的青年路

并且期待


终于有一天,我把这里抛下

我所拥有的一切

我已经透支了余生的欢愉

剩下的时光,让我结冰,让我的灵魂

写一封邮件,寄给在这座城市的

某个实中的朋友


《青年路,记忆的坐标》

这是一条向上的路

几年前的深夜,我们喝酒归来

集体跨护栏,高歌,谩骂

沿着青年路的黑夜奔跑

现在,酒刚喝完,长新就醉了

醒来后兴奋地说

他梦到班主任是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

又说他的船被她的浪一次又一次

打翻,最后溺亡。


或许这是革命的开始:新的秩序

建立,偷工减料,顽固不化

上进的思想决定妥协的幅度

昨夜遗失的汗水像证词

不足以讨伐河流


而警醒,不只针对地下的革命者

从方块字到内心,革命的热血燃烧

需要用生活的谎言压迫

从妥协中脱胎换骨


必定,有些事物正在消亡:

虚张声势的高考

纠结于复读、升学的同窗

贪恋日落的恋人,关于覆水难收的体验

但每个人的内心,都滋生了自由


孔芳,一双眼睛荡漾着整个

青年路的白天黑夜

她有的,是在我谙暗生命里

最后的熹光


后来某某天的深夜,我们在403

喝酒,唱歌,腾格尔大概这样唱过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我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飞翔



董庆月,笔名繁钦,山东济宁人,后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发表在《诗林》《山东文学》《牡丹》《中国武警》《橄榄绿》《解放军生活》《唐山文学》《大众日报》《人民武警报》等杂志报刊,出版诗集《悄悄潜入》。


图怪兽_5887b76dc31262c51c39272001583f3c_32970.png

运河信息网二维码15cm.jpg


头条号
任城发布
介绍
推荐头条